……流亡意味著將永遠成為邊緣人。……不能跟隨別人規定的路線。  ——薩依德《知識份子論》

「人越是在自己的學問中深入,便越看不見整個世界和自己,因而陷入胡賽爾的弟子海德格爾(M. Heidegger)所稱為的『存在的被遺忘』中。」
許 多年來,我心中一直將米蘭‧昆德拉(Milan Kundera)的這段話銘記心中,不僅僅只是在以前研究所的讀書時代,甚至現在的工作(Graphic design, web design, film editing and new media design... )都以這句話為戒,時時反身問自己是否迷失在知識或技術的叢林中,忘記真實存在的生活。

關於技術,導演David Mamet也有類似的提醒:「藝術家的任務是把最簡單的技術學得完美,而不是去學太多的技術。」這句話在電腦軟體功能日精月異的現在,對於不是藝術家的我們,也有著同樣的警鐘意涵。

簡 單又不失單調也許是我所追求的風格吧!設計者不是藝術家可憑個人喜好任意揮灑、大膽創新,其中牽涉的是客戶的觀感。軟體的更新對我而言最大的意義在於同一 個效果可以用更簡單的步驟以及更少的時間去完成,至於一些奇炫效果,就等有需要用到時再來學習與使用,沒事還是盡量少碰這一大堆新鮮玩意(生命有限啊), 精通可以達成自己想法的技術就已足夠,否則將會陷入這種技術的叢林裡不可自拔,並在這永無止盡的追逐中迷失自己。

這些想法其實其實都只是自我偶爾的反思,隨時警惕是否已經在那漩渦中出不來,以至於將井鑿得太深,困住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