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流亡意味著將永遠成為邊緣人。……不能跟隨別人規定的路線。  ——薩依德《知識份子論》

來到康橋時天氣正晴朗,趕不及就搭上了撐篙船,遊了一趟康河。遊河全程來回約四十幾分鐘,我剪了約8分多鐘的片子,整個進行是緩慢閒適的步調,像是一幅幅畫面不斷閃現,此時重看影片時都覺得彷彿是很久遠的事了……

徐志摩說:「康橋的靈性全在一條河上;康河,我敢說,是全世界最秀麗的一條水……」希望Keith Jarrett詮釋的Dmitri Shostakovich,不會妨害康河的靈性。

康河影片連結

那時的康橋天氣好雖好卻是多變,四周雲層伺機接近,風緊緊吹著,緊接著逛街時就遇到了陣雨。然後是讓人喪氣的食物問題,還好在市集遇到一攤中國人開的速食炒麵,算是比較合胃的餐點,然後在附近進行草地上的午餐。後來連晚餐都是一樣的炒麵,實在是不想再做無謂的嘗試了!



時 近傍晚天漸陰暗,雲厚實了,小雨也緩緩下起,是打算一直下一整夜的那種態勢,然後就漸漸感覺寒冷了起來,雖然算夏天,可一點「熱」的感覺都沒有啊!有陽光 的時候,是溫暖和煦的讓人想躺著曬曬太陽的那種。不過一旦下起雨來,感覺就像冬天,當然是指台灣的冬天,在英國,冬天可是另外一回事囉!
所以就在陰雨濛濛的近晚,踏上巴士,再別了康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