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流亡意味著將永遠成為邊緣人。……不能跟隨別人規定的路線。  ——薩依德《知識份子論》

 
牧牧正處於喜歡自己來的階段。要自己吃飯自己走路自己舀麥片粥自己掃地自己爬上搖搖床(神奇吧!這個原本只能用到一歲的床,兩歲多的他每日午睡還是習慣睡這床,只不過太高,腳必須抬高伸出去);垃圾車來時緊張得用衝的出去,沒倒到還得繞到另一邊直到完成不然絕不罷休;偶爾自己如廁,喜歡按下沖水開關。他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孩,眼睛大、雙眼皮深邃,五官比例良好,額高後腦凸,聰明而調皮。
 
我想這個階段我就先這樣陪陪他吧!上午或是傍晚的腳踏車探勘記,我的RF相機影像記,他的微風徐徐放牧記。而下一個階段我想往東邊海的方向走,看看是否有不一樣的顏色或景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