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流亡意味著將永遠成為邊緣人。……不能跟隨別人規定的路線。  ——薩依德《知識份子論》

希絜常看書,會從書上的圖畫或實體中辨識許多事物,這些辨識已經越來越細微。比如說,除了知道「房子」外,還會說出「煙囪」與「窗戶」。她有許多的玩具朋友,比如說,Mimi喵、大同寶寶,以及最近人家送的「芝麻街鴨子布偶」。有時睡覺希絜會幫他們蓋棉被,而且許多繪本上也都會有睡覺蓋棉被這些畫面。

所以有一天,希絜看見月亮上覆蓋著一朵雲,她於是說:「月亮蓋棉被。」這是希絜的第一首詩。

她看影片喜歡坐在我的膝上,要她坐在一旁她常不肯,會指著椅子說:「爸爸坐,抱抱,看xx」(其中那個「坐」是台語)。問她要吃什麼,她常會說「木瓜牛奶」,因為前一陣子我常打木瓜牛奶給她喝,至今深烙她心。

今天幫弟弟買一個搖搖床(因為原本希絜用的已經凹陷,而且前陣子拿出來要給弟弟用時,希絜偷偷把它搬回來自己上去躺,也許因為她太重,所以彈性也疲乏了!)買來裝好時要抱弟弟上去睡時,希絜不肯,在一旁鬧著她要睡,搶財產的態勢強硬。因為這回買的是「雙管」搖搖床,號稱可以支撐13公斤,剛好接近希絜的重量,所以我只好裝上「雙管」給她躺躺,一方面安撫一下,一方面也試看看。不過怕彈性疲乏,也只是一下下意思意思罷了!

今天希絜沒睡午覺,所以下午後比較「番」。她撐了14小時才在剛剛不久前睡著,睡前還玩得大呼小叫地不亦樂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