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印

耳朵、耳朵

作者 stephane on .

也許是因為爸爸媽媽最近都在家,或是有弟弟的威脅,所以希絜黏得很緊,常常動不動就吵著要抱抱、要看影片,或要出去玩。解決的方法似乎還是:在工作室時不要讓她看到我,以免無法工作,或一直看影片。

最常看的是這四部影片(Films):《海底總動員》、《冰原歷險記2》、《汽車總動員》、《森林保衛戰》,號稱「F4」。這四部劇本我大概都會背了,希絜也都可以「預告」下一幕是什麼了。

希 絜晚上睡覺的時候,除了慣例「看繪本聽故事」之外,現在還多了一項「服務」(當然是我服務她啦!),就是要摸耳朵才要睡,摸一摸停下來或摸到頭髮去了,她 會說「耳朵、耳朵」,意思是要我摸耳朵才行。摸她的耳朵不僅對她是種催眠,對我也是,所以常常她沒睡著我就漸入夢境,直到「耳朵、耳朵」聲音響起,才恍然 驚醒,繼續服務我們的大小姐,不敢怠慢。

至於牧微(我們弟弟的名字),他和希絜也許可以說是「對照組」。他總是低聲「嗯嗯」或「哇 哇」,而且大部份時間在睡覺。原本擔心一起睡晚上弟弟會吵到希絜,沒想到目前看來情況剛好相反,只在偶爾的時候,弟弟換尿布的哭聲會讓希絜的早晨「賴床」 提早結束,所以最近希絜比以往早起,倒是好現象。半夜也頂多起來一兩次(通常一次)幫小牧牧換尿布之類,情況比希絜小時候實在差很多。

不 過牧微也有他令人擔憂的地方,容後再述。前陣子還因黃疸問題住院一天,還好這週慢慢退掉,順利打了卡介苗。住院一天是因為不想讓小孩住院照光太久而「自動 出院」,不過因為必須簽切結書與遭受一些「醫學恐嚇」,所以壓力都轉到我這邊,出院後我每日觀察他的膚色,有時也會擔心睡不著。

唉!也算是一種霸權吧!意志必須夠強、資訊必須夠清楚,才能夠抵得住醫療體系的「宰制」。兩胎都是這樣。

不知是那種生完就「無告知出院」的人傻,還是不斷檢查與住院療養的人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