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印

柯丁選十年縣長,一步一腳印

作者 stephane on .

我認為不是有錢才做得了事情,沒有錢也可以做事情,這是我的行事原則。除了將公帑一分錢當兩分用之外,還要「無中生有」。所謂「無中生有」,是指將原本無用 的東西變成有用,來個「零加零等於一」:無用的溪水改用灌溉水,無用的溪石作為提防,而無事可做的士官兵則充當人力資源。

貧苦出生,努力向學

人 生能有幾個十年?作為民選地方父母官已屬難得,更何況一當當了十年,而且又是生命中最為精華的十年。四、五、六○年代的花蓮,可說滿目蒼夷,百事待舉。柯 丁選縣長任期橫跨此三個年代,任內上山下海,可以說是「全縣走透透」,在治水、交通、教育、醫療、都市計劃等等各方面都貢獻良多,為花蓮縣政奠定了許多良 好的基礎。

生於民國八年的柯丁選老縣長,七歲時就隨父親來到了花蓮。當時父親選擇「溝仔尾」安置,蓋了一間簡陋的屋舍,只有茅草蓋的屋頂,連牆壁 都沒有,比家徒四壁還清苦,颱風來時,常會看見鞋子在水上漂流。父親努力耕作了三年後,才在廣東街蓋了一間足以遮蓋風雨的房子。柯縣長小時候曾在溝仔尾 「鴨母頭」養鴨母,撿鴨蛋,享受鄉野的童趣,生活很苦但卻相當地快樂。柯縣長回憶說:「我從小是吃蕃薯粥長大的。吃飯時父親總是將蕃薯撿來自己吃,而把米 多的蕃薯粥給我吃。」言語中透露著感恩的心情。

柯縣長小學就讀於花蓮港公學校(「公學校」為日據時代專收台灣人的初等教育學校,專為日本人設立的 為「小學校」。花蓮港公學校所在地即現今的明禮國小),和黃福壽縣長不但是同學,而且兩人還共用一張桌子上課。六年畢業後繼續讀高等科兩年,再讀花蓮港夜 間中學兩年,都以成績第一名畢業。初中求學期間,曾賣過木屐、拉過三輪車,並曾在自動車(汽車)店當助手,不但要煮飯、掃地還要兼洗廁所,但也學得了開車 的技藝。在這一段時間之中,也曾在花蓮壽豐糖廠當過臨時工半年,成長的路途可說相當艱辛。

初中畢業後,柯縣長轉往日本求學。剛到日本時,柯縣長白 天就讀於福岡縣豐國中學(高中),晚上則到報社打工燒火爐,或清晨起床送報紙,一天要送四百份的報紙,終在艱困的環境之中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。日本福岡縣 豐國中學每年都會送一枝鋼筆給第一名的畢業生,柯縣長就擁有這樣的一枝代表榮耀的鋼筆。原本第一名畢業可保送當時的「滿州」哈爾濱大學電機系,但因母親反 對讀理工而作罷,於是努力考大學醫學系,終於十分難得地考取了日本九州帝國大學的醫學部專科,繼而在日本國立鹿兒島大學取得醫學博士的學位。

光復之後,約莫民國三十六年七月間,柯縣長自日本歸台,回花蓮擔任鐵路醫院婦產科與小兒科主任醫師。民國三十八年轉至鋁廠花蓮醫院擔任院長,其間同時在省立花 蓮高中擔任校醫兼教員,也兼辦基督教門諾診所(MCC)一段期間。民國四十七年轉往政界發展,當選花蓮縣議會議員並兼議長之職務,四十九年更當選第四屆縣 長並連任一屆,共兩任八年(民國四十九年至五十七年)。民國六十三年至六十五年間,因當時黃福壽縣長至鋁廠當董事長,省府於是派時任省府委員的柯縣長回花 蓮代理了兩年的縣長。兩任民選加上兩年代理,作為花蓮地方父母官足足有十年之久。除了地方官外,柯縣長還擔任過台灣省政府委員兼建設廳長、省都市計劃委員 會主任委員、烏腳病防治中心主任、行政院顧問等職務,民國七十三年才從政壇退休。